精彩小说尽在番茄免费小说阅读全文!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霸皇纪》在线阅读 > 第1476章 翻不起浪

第1476章 翻不起浪

踏雪真人
    李沐能担任一宗之主,自然不是什么好好先生。

    一个正常稳定的世界里,好好先生也无法担任首脑。因为人和人的竞争就摆在那,好好先生适应不了这样激烈的竞争。

    混元界危机四伏,到处都是神魔鬼怪。更没有好好先生存活的空间。

    李沐只是喜欢表现的温文尔雅,内里还是非常果决强硬的。

    风雷宗修炼的风雷之法,又都过于刚猛狂暴。极容易激发人心中暴戾情绪。

    青木城修建的自然清新,就是为了舒缓修者的情绪,让人能尽量保持一个平和心态。

    白焕七阶的修为,一辈子几乎没离开过灵珠城范围。也没什么见识。才会生出错觉,认为李沐这个人很好说话。

    李沐平常到也能维持住这种平和状态,极少失态。高正阳给他的信却太过霸道嚣张,让李沐完全接受不了。

    风雷旗是风雷宗神器,也是风雷宗立宗是根本。那走风雷旗,就是把风雷宗根基抽掉。

    李沐果决强硬,却也有足够的城府。就算是夺妻杀父的大仇,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忍。高正阳想拿走风雷旗,他却怎么的无法容忍。

    所以才当场脸色大变,杀气腾腾。

    白焕区区七阶,在宗门内斗他到是精通,遇到李沐这样翻脸的金丹强者,吓的都快尿了。

    李沐一看白焕那个样子,心里就更烦躁。就这么个玩意,也敢来风雷宗恐吓他。高正阳到底是怎么想?

    李沐按下心中杀意,沉声说:“你们家主持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焕可不傻,他强挤出笑容弓腰点头:“李宗主,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个跑腿送信的。”

    李沐冷冷一笑:“那我问你,玄阳想借我宗风雷旗,这是他的主意,还是你们道院的想法?”

    白焕脸色又是一白,心差点就吓的爆开。高正阳竟然想要风雷旗,还明目张胆的和李沐要,这也太嚣张了。

    “我不知道,这也不是道院的想法……”

    白焕急忙连连摇头否认。这个锅他肯定不背,但他也不敢直接甩给高正阳。

    高正阳当着玄石的面杀了三位殿主,这一下彻底让所有人明白,道院是谁当家做主。

    玄石在小事上好说话,也不在乎道院具体事务。众多殿主都把玄石当做靠山。

    高正阳连番举措,让众多殿主利益受到巨大影响,所有人都特别反对他。这些人没胆子干别的,就把玄石当枪。

    结果,高正阳让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耍小聪明不听话下场很可怕。玄石也管不了事,更关不了高正阳。

    白焕心里到是恨极了高正阳,但他绝不会说出来。当着李沐的面,更不会多说。

    李沐也看出来了,白焕这不是装傻,他就是个无能的废物。

    灵珠城本就是一群废物。否则,心剑宗堂堂大宗门,他们这些宗门怎么会联手欺压对方。

    “你回去告诉玄阳,风雷旗是我宗至高神器,概不外借。”

    李沐还是压住了怒气,口气上很强硬,却还保持基本克制。并没有说难听的话。

    天鬼宗莫名其妙的被灭门,还死了几百万人。李沐虽然不相信是高正阳一个人做的,却相信这件事绝对心剑宗有关。

    也许,是心剑宗的元婴级强者私下过来,出手解决了天鬼宗。

    天鬼宗的覆灭,意味着心剑宗表达了最强硬态度。意味着几个宗门组成暂时联盟,宣告瓦解。

    李沐也放弃了进入灵珠城的想法。灵珠城再好,也不能拿着整个宗门去换。李沐愿意退步,却不可能接受高正阳给的条件。只能直接拒绝。

    李沐也清楚,拒绝不是结束。高正阳如此嚣张霸道,不是一句话就能打发的。

    等白焕离开,李沐就找到了一个信任心腹长老,让他立即去云城找云光宗云丰。

    云丰是云光宗的一名长老,云光宗在鬼狱岛的所有修者都听他的命令。这几十年来,也是云丰主动串联几个宗门组成联盟,共同对付灵珠道院。

    这个联盟并没有正式名称,但所有人都认可云丰的主持者地位。联盟的重要事情,都会和云丰商量。

    风雷宗的长老,驾驭雷鸟一路疾驰,两天后终于赶到云城,见到了云丰。

    云丰这人年纪不大,只有一百多岁,却已经是金丹修者。他穿着一袭白色如云的道衣,看上去如同十六七的俊秀少年。

    在云光宗内,云丰也是出了名的天才修者,以超绝智慧悟性闻名。

    正常来说,云丰这样天才不会来鬼狱岛。但不知什么原因,云丰主动来了鬼狱岛。自从云丰到来,鬼狱岛的局势很快就有了变化。

    如果不是高正阳突然冒出来,再过十年八载,灵珠城就会被联盟吞下。

    云丰喜欢那句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真正的高人,没必要的动手直接打架。利用各种条件,悄无声息的解决对手。

    等到对手发现情况不妙,却的大势已定,无力反抗。这才是最高明的手段。

    云丰对于鬼狱岛其实并不太在意,什么灵珠城,也不重要。他只是闲着无事,才以鬼狱岛为棋盘,几个宗门为子,自娱自乐的下一局棋。

    风雷宗长老年纪比云丰大许多,但在云丰面前,就像小孩子遇到了严师,老实又恭敬。

    长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又把高正阳手书递给云丰,请他过目。

    云丰接过来书信看了一遍,失笑说:“这个高正阳到是妙人。”

    顿了下又品评说:“字迹如刀枪剑戟,又有种纵横无碍的恣意,以字见人,这人到是不可小觑。”

    长老乖乖听着,他也不知该怎么接话。云丰说话云山雾罩,听着就玄玄乎乎。他也不需要接话,只等云丰吩咐即可。

    云丰沉吟了一下说:“高正阳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灭了天鬼宗。不止是性格强硬霸道,更有强硬霸道的手段。你们拒绝了高正阳,他肯定会借此机会生事。”

    长老急忙问:“那我们该怎么办,还请云师指点。”

    云丰年纪不大,在各个宗门却地位极高。一般都是称为云师,以表示尊敬。

    云丰说:“我听说高正阳在宗门内惹了大祸,被发配此地。一时半会他是不会走的。他心情又很不好,大概是憋足了劲想要在是鬼狱岛生事。一来可以发泄不满,再来,也是向宗门证明实力。”

    他对长老说:“我了解高正阳这样的人,他们不怕出事,只怕事情不够大。你们宗主的拒绝,只是给他一个找茬闹事的理由。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

    云丰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却把长老急坏了。

    对于风雷宗来说,这可是生死存亡的大事。没看天鬼宗已经被灭了。

    鬼狱岛各个宗门虽然经常发生冲突,却都是小打小闹。最多是死几个底层弟子门人。

    天鬼宗被灭,却让风雷宗明白,宗门之间的争斗如此残酷。天鬼宗被灭后,风雷宗上下都异常紧张。

    这位长老也是为此深深担忧,他看云丰沉吟不语,就更急了。他深深鞠躬施礼:“云师,还请帮帮我们。”

    云丰轻轻叹口气,“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风雷旗借给我。高正阳问起,就推到我这里。高正阳再凶横,也不能把我如何。”

    长老愕然,风雷旗是宗门神器,怎么能给外人。借给云丰,和借给高正阳根本没区别。

    长老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这种事情讲不得人情的。强大风雷旗落在谁手里,都不可能个再还给风雷宗。

    他心里一阵悲凉,大宗门果然没好东西。以前云丰笼络他们,也是利用他们对付心剑宗。

    长老心里悲愤,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低头掩饰异色,嘴里说:“兹事体大,我还要回去禀报宗主。”

    云丰也不生气,微笑说:“这件事是要好好想想。不过,高正阳只怕没多少耐心,你们还是要尽快做决定。”

    他想了下又说:“把风雷旗给我,总有归还的时候。借给了高正阳,却是一去不返。这其中差别,你们却是要分清楚。”

    云丰也不等长老说话,一拂袖说:“我有些倦了,你且下去吧。”

    长老默然鞠躬后,转身离开。

    落日余晖下,长老孤单背影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凄凉悲愤。

    云丰身旁浮现出一个精致白衣女子,她看着长老背影感慨说:“哥哥,这老头看着听可怜的。”

    白衣女子看着年纪似乎只有十四五,面貌精致又满是少女稚气。但她身材却极好,该细的地方细,该大的地方大,该圆的圆,该长的长。

    如云一般的白色道衣穿在她身上,都显出诱人曲线。

    云丰爱怜的看着女子,柔声说:“桃桃,天道无情。我等修者,自身修道尚且来不及,哪有心思管别人。”

    桃桃有点不高兴的噘嘴说:“你是什么意思,连我都不管了。”

    云丰摸着桃桃额头:“你是我亲妹妹,可不是别人。”

    桃桃这才转嗔为喜,笑嘻嘻的说的:“这还差不多。我也和哥哥最亲。”

    “呵呵呵……”

    云丰失笑,转又有些怅然的说:“等你年纪大了,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到时候,连自己只怕都会忘了,哪还会记得哥哥。”

    “不会的,不会的。”

    桃桃急忙说:“我可不是那么没良心的妹妹……”

    云丰一笑,也不当真。桃桃还是年纪太小,对于这些都不懂。她说的话也当不得真。

    桃桃和云丰说笑了几句,又忍不住问:“哥哥,你要是拿到风雷旗,真的会再归还回去么?”

    云丰反问:“你说呢?”

    “风雷旗耶,号称能当元婴的神器,我要拿到了肯定不会还。”

    桃桃看了眼云丰:“哥哥这么奸诈的人,就更不会还了。”

    云丰哈哈大笑:“对啊,谁拿到这等神器还会归还呢。只是那么说更好听一些。也给对方一点希望,让他能容忍自己退让。逼得太紧了,也许心一横,索性拼了。”

    “小宗门真是可怜。”云桃桃满是同情的说。

    “不是小宗门可怜,是弱者就要被剥削欺压。所以,所有人都想着变强。”

    云丰淡然说:“我辈修者就是要顺应天道。不要太在意人间那些礼仪道德。”

    云桃桃举起小手握着拳头,保证似的说:“哥哥放心吧,我会好好修炼的。我已经是九阶了,很快就能赶上你的。”

    “桃桃是很聪明,不过想赶上我,还要一段时间。”

    云丰鼓励说:“桃桃要赶快修炼,等你厉害了好保护哥哥。就像高正阳这种恶霸,你可以替哥哥痛揍他。”

    “哥哥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云桃桃到是信心满满:“听说高正阳只是九阶,我现在就能痛揍他。”

    “现在你可打不过他。”

    云丰正色说:“这家伙可不一般,千万不能小看。”

    云桃桃有些不解:“一个九阶,还能有多厉害。我不信!”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这家伙危险之极。”

    说起高正阳,云丰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提醒妹妹一定要小心高正阳。

    “外面乱传那些传闻都是假的,我才不信。哥哥你不会当真吧?”

    云桃桃很不以为然,外面说高正阳一人灭了天鬼宗,这也太扯了。更扯的是,她哥居然信了。

    “我是当真的。”

    云丰轻轻叹口气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亲自去看看。集城的人是死光了,但痕迹还在。

    就我所见,应该是只有一两个人动手。而且,并没有大战的痕迹。天鬼宗的黄志远和尹敏,应该都是被迅速解决。甚至来不及释放力量……”

    天鬼宗被灭可是大事,云丰听到消息就立即赶了过去。他眼光见识高明,修为也高。

    在集城转了一圈,通过诸多痕迹,就把战斗反推出了七八分。

    云丰不敢断点是高正阳动的手。但是,这一次心剑宗只来了三个高手。玄果,玄叶,高正阳。

    玄果和玄叶都是老一辈高手,云丰没见过,却听说过对方的名字。对于两人的本事修为,也也多少有些了解。

    集城留下的痕迹,绝不是玄果、玄叶的手段。和玄石就更没关系了。

    去掉这几个人,就只剩下高正阳。

    一个九阶就有这么强大,的确是违反常理。但是,天才才能不能用常理衡量。

    云丰作为天才,很明白普通修者和天才的差距有多大。

    从集城的痕迹来看,高正阳也取巧了。应该只有两名金丹是被他杀的。其他人,都是被天鬼宗自己法阵所杀。

    高正阳的成功,还是有侥幸成分。但他的手段心机,却是不可小觑。

    云丰修道以来,遇到过众多强者高人。包括那些元婴强者,他都不怎么看的上眼。觉得这些人庸碌无能,就是修道运气不错,才有了现在成就。

    这个高正阳,年纪不大,又有手段心机,云丰觉得这人到是可以做为他的磨剑石。足够强硬也足够危险,能给他足够压力。

    现在的修炼过于安逸,进境才如此之慢。

    云丰对云桃桃说:“高正阳要举办论剑大会,我带着你去看看这家伙,看看他有多少本事,有没有资格做我的磨剑石!”

    云桃桃也很兴奋,大眼睛闪闪放光,“论剑大会啊,太好了,我最喜欢热闹。”

    她脑子里又冒出一个想法,提议说:“论剑大会一定要弄出排名榜。至少也要弄个前十排名。再把名字事迹标注好,拿出去讲给所有人,让底下这群无知的人知道本小姐的威名……”

    “这个想法不错。”

    云丰说:“还要能是十大美人排行,桃桃一定是第一名。”

    云桃桃对这个提议嗤之以鼻:“那还用说。”

    云丰看着西天的落日余晖,有些神往的说:“高正阳一来,鬼狱岛到变得有趣了。只希望他这个人有点真本事,不要太让我失望……”

    云桃桃说:“对了,铁甲宗那个铁秤砣也会去吧?”

    云丰莞尔,云桃桃所说铁秤砣是铁骨,也是一名极其强大金丹修者。铁骨擅长肉身淬炼,一身钢筋铁骨,却比他铁甲傀儡还要能打。

    铁骨性格沉闷,最喜欢闷头苦练。云桃桃见过铁骨两次,就觉得这人就像是个铁秤砣,内外如一的实心大汉,极其无聊。

    铁骨到是挺希望桃桃,按照各种习俗节日固定送礼。每次送的礼物的一样。这种风格,更让云桃桃无法接受。

    云丰和妹妹不一样,他到很欣赏铁骨这样的修者。执着纯一,心无旁骛。这等人纵然资质悟性差一点,却往往能走的更远。

    “你都去了,铁骨怎么能不去。”

    云丰淡然说:“到时候也许都不用我动手,铁骨就可以教高正阳做人。”

    “我就可以教高正阳做人。”

    云桃桃举起白嫩小拳头:“他要是不听话,我小拳头能把他锤扁了,哥哥你信不信?”

    “你厉害。”

    云丰很没诚意的夸了一句,心里暗暗叹气,前面的话都白说了。他对这个妹子宝贝的很,也不忍心多训斥。

    反正妹妹不会离开他身边,作一点也不会出事。他认真起来,就凭高正阳,还翻不起浪花!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