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番茄免费小说阅读全文!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仙武帝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欢迎仪式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欢迎仪式

六界三道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声好久不见,哽咽沙哑,道不尽沧桑,一个大轮回的蹉跎,老了岁月。

    熊二愣了,怔怔的望着叶辰,一双迷人小眼,圆溜溜的,闪着愕然之光。

    “怎地,不认得了?”叶辰悠笑道。

    “俺是不是睡懵逼了。”熊二挠头。

    “懵逼好办。”叶辰走来,挽着衣袖,二话一句不多说,一掌呼了上去。

    巴掌声甚是清脆,熊二那坨没睡懵逼,却被叶辰这一巴掌,抡成了懵逼。

    “还懵不懵。”叶辰拍手,笑吟吟的。

    “靠。”熊二顿时狼嚎,一个靠字,嚎的惊天地泣鬼神,霸气侧漏的说。

    “傻逼,有病吧!大清早的嚎什么嚎。”

    “你个贱人,没吃药吧!踩狗屎了吧!”

    熊二一嗓子不要紧,整个恒岳都炸了,骂声四起,此起彼伏,甚是热闹。

    叶辰堵了耳朵,三年了,家乡的人,还是这般有活力,骂都不带喘气的。

    最牛的还是他身边这坨,个头不高,嗓门却大,一嚎愣是压过所有骂声。

    “回来了,他回来了,叶辰回来了。”

    “叶辰?”惊异四起,响彻了恒岳,各个山峰,皆有人登天,皆有人下山,外门的长老与弟子,皆奔入内门。

    或者说,整个恒岳宗的人,都来了。

    人潮涌动,如一条条的溪流,聚在玉女峰下,汇成了海洋,铺满了大地。

    当望见叶辰,所有人身躯皆猛的一颤,双目凸显,头脑眩晕,难以置信。

    一个个鲜活的人,在此一瞬,皆成石刻的雕像,怔怔望着,无人有言语。

    天地,静的可怕,能听闻的,只心的跳动声,极其一致,如大地的脉搏。

    “我……我没看错吧!”谢云张了张嘴,“还是说,我没睡醒,又是梦境?”

    “笑的那般欠揍,有叶辰的的尿性。”司徒南摸了下巴,一脸意味深长。

    “我佛慈悲,真像真像。”龙五龙一摸着大光头,都开启了神棍的模式。

    “师尊,是你吗?”夕颜颤到不行,满眼泪花,死死盯着,生怕一个恍惚,他又成历史尘埃,又成虚幻梦境。

    “叶辰,是你吗?”林诗画、上官玉儿、碧游、洛曦、柳如烟、昊天诗月她们,也皆紧绷了身体,泪眼婆娑。

    所有人皆屏了呼吸,分不清了真实虚幻,只期望,他能亲口说出那句话。

    叶辰含泪,哽咽一笑,“叶辰回来了。”

    一句话,众人又颤,好似遭了雷劈,脑海翁隆隆,神色五味杂谈,震惊、疑惑、激动、迷茫、眩晕,太多情感。

    一句话,所有人都哭了,满目晶莹的泪光,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心神。

    威震八荒的天庭圣主,终是回来了,却还是那般沧桑,披着岁月的灰尘。

    “我就知道,叶辰会回来娶夕颜的。”小丫头扑进了他怀里,双手环抱,似用尽所有力气,要把他融入身体才算完,泪沾湿他胸膛,贪婪的听着他的心跳,贪婪的吸允着他温暖的气息。

    “轻点。”叶辰笑着,口却在涌血,夕颜力道忒猛,荒古圣体也扛不住。

    “回来了,他回来了。”他那帮红颜知己,皆捂了玉口,泪止不住的流,哭哭笑笑,如若疯癫,忘却了时光。

    “回来了,他回来了。”杨鼎天等人也老泪纵横,各个哭的如孩子那般。

    “回来了,他回来了。”谢云那帮弟子,抹干了泪水,各自把手伸入了储物袋,完事儿都拎出了干仗的家伙。

    “来,夕颜,你靠边站。”熊二上前,拽开了夕颜,一棍砸向叶辰脑门。

    一个照面,叶辰被打的满眼冒金星,方才呼了熊二一掌,如今挨了他一棍。

    “来,都闪远点。”他这都还未站稳脚跟,谢云、司徒南、霍腾那帮畜生就扑了上去,将他淹没,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通乱踹,火气都不小,一边踹还一边大骂,“让你不回家。”

    场面,一度失控了,整个乱糟糟的。

    揍叶辰的,是一波接一波,黑压一片,许是人太多,外面的都没挤进去。

    好嘛!堂堂的圣主,完全看不到人了。

    “都特么有病吧!”叶辰嘶声大骂,被锤的站都站不起来,好不容易从人群爬出,下一瞬,便又被拽了回去。

    不是吹,他都不敢抬头看的,揍他的人忒多,入眼皆脚掌,专踹他的脸。

    老辈们皆看的干咳,这算欢迎仪式?

    有那么几个老不正经,譬如周大福,譬如庞大川,也还一脸跃跃欲试的。

    叶辰那帮红颜知己,却看的破涕为笑。

    他此刻的惨叫,恍似成了世间最美妙的音符,久违的声音,证明他活着。

    不知何时,鬼哭狼嚎的惨叫才湮灭。

    谢云那些个畜生活宝,也终是罢了手,热汗淋漓,脸上也皆刻着一个爽字。

    再瞧叶辰,整个一大字,趴在了地上,浑身上下,除了脚印,还是脚印,被踹的没了人形,与一坨没啥区别。

    下手太重,差点没给他打死,得亏圣体抗揍,若换一般人,早死八百回了。

    事实证明,家乡的人还是很有活力的,这欢迎仪式,都与其他势力不同。

    “哇,真多宝贝,拿出去卖值老钱了。”

    “这小珠子还发光,都别抢,我的。”

    “这把重剑俺喜欢,扛着砸人最趁手。”

    一帮畜生虽是没再打,却都没离开,把叶辰那厮围了一圈儿,储物袋收走,身上但凡值钱的,拿的一样不剩。

    若非此刻场合不对,叶辰那身衣服,也必定给他扒个精光,留条花裤衩。

    这就是大楚的习俗,跟大楚特产一样,早被这片土地的人们,发扬光大。

    可叹叶辰,还是小看了家乡人的尿性,把他这不要脸的宗师,都拍沙滩了。

    上官玉儿她们看不下去了,熊二他们把叶辰围了,她们就把他们给围了。

    惨叫声又起,美女一个个都发了飙,下手没轻没重的,画面还有点血腥。

    在场人看的嘴角直扯,心惊肉跳的。

    当年的话,放如今依旧适用,惹叶辰不要紧,千万别惹她们,后果很严重。

    “摆酒。”杨鼎天发话了,甚是亢奋。

    一向中规中矩的他,也难得这般狂放,本是略显老态,此刻却越发年轻了。

    “喝。”恒岳人激动到吼,声震天地。

    很快,酒宴摆起了,每一座山峰皆酒香四溢,山间,山脚、阁楼、战台,宫殿,但凡能望见的地方,皆人影攒动,如若盛会,气氛热烈,繁花似锦。

    玉女峰上,也有酒宴,一桌足百丈,整整围了一圈,老辈有,小辈也有。

    叶辰醒了满脸黑线的望着熊二他们,这等欢迎仪式,真他娘的让人高兴。

    “不要在乎那些细节。”熊二抱着一羊腿,啃得正香,没脸没皮的那种。

    “俺们也挨揍了,两清。”谢云捂着脸庞,一边一个熊猫眼,板板整整。

    “咱不带记仇的。”司徒南鼻血直流,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夕颜她们几个。

    “相公莫理他,喝汤。”夕颜嘻笑,一手端鱼羹,一手握汤匙,真就如贤惠的小媳妇,汤直接送叶辰嘴边了。

    “这相公叫的真甜。”叶辰笑呵呵的。

    “话说,你咋活过来的。”霍腾道。

    这句话,把一桌人目光,皆吸引向叶辰,也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可是亲眼见叶辰化作飞灰的。

    “一言难尽,日后细说。”叶辰笑道。

    众人默然,自认还是很了解叶辰的,从来皆是报喜不报忧,一句一言难尽,饱含了多少沧桑,他这回家的路,必定无比艰辛,必定经了无数磨难。

    众女的美眸,又红了,泪光在打转。

    芸芸苍生何其多,为何偏偏要罹难他一人,前世与今生,伤到满目疮痍。

    杨鼎天那些老辈,皆是满目的愧疚。

    他们是老一辈,本该为后世撑起一片天,却一次次让一个后辈冲锋陷阵。

    他该是风华正茂,在先辈的庇护下安逸,却一次又一次,背着整个天下。

    叶辰微笑,并非他不说,而是那一段故事,太长太长了,长到让人想哭。

    于恒岳而言,也只三年岁月,于他而言,却是千年的轮回,人老心也老了,明明很年轻,却已是少年白了发。

    “啥都别说了,喝。”现场的宁寂,被谢云一嗓子打破,拎起了大酒坛。

    “喝。”恒岳弟子们,顿时来精神了,呼啦啦站起一片又一片,动作很一致,扯了上衣提了酒坛,光着膀子,一副不喝到地老天荒不算完的架势。

    “来。”叶辰大笑,大楚天庭的圣主,自不会怂了,连酒坛个头也最大。

    “喝。”恒岳老辈们,也皆放下身段,一宗的人不分老小,绝举起酒坛。

    恒岳热闹,外界更热闹,轰隆隆的。

    俯瞰天地,那是一片片人潮的海洋,或御动飞剑、或坐骑灵兽,或腾云驾雾、或脚踏飞虹,目标便是南楚恒岳。

    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叶辰回来了。

    天庭三宗九殿八十一门,皆被惊动了。

    场面浩大,足几千万修士,如一层黑幕,遮了苍天,盖满大地,浩浩荡荡。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